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苏州同城游戏大厅下载下辈子长成你喜欢的样子,然后不喜欢你。-与美人

浏览量:120

下辈子长成你喜欢的样子,然后不喜欢你。-与美人

第1章 沈阳城
~
“元庆哥,这,这些狗鞑子,他们,他们真的会攻进城里来吗?”
沈阳城高耸的城墙上天藤湘子,寒风凛冽,依稀还夹杂着细碎的小雪。远处,尽是层峦叠覆的各色旌旗,一眼根本望不到边际,尤其是最中央一杆隐约可见的明黄色旌旗,格外的刺眼,那正是后金之主、老奴努尔哈赤的王旗。
青灰色的城墙垛口边,一个身材矮瘦的少年,用力的将要流出来的鼻涕,抽回了鼻孔里,有些颤抖的看向了身边被称作‘元庆哥’的高大青年,不知道是太冷,还是心中太过惊惧。
李元庆眼睛习惯性的微微眯起,看向了不远处的后金营地,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顺子,不会的。沈阳城城高墙厚,又有我大明数万大军镇守,这些狗鞑子除非是插上了翅膀,否则,怎么可能攻的进来?”
“呃?那就好,那就好。对了,元庆哥,这些狗鞑子真的是三头六臂的怪物么?”
这叫顺子的少年不过只有十五六岁,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李元庆缓缓笑了笑,刚要开口,心口处却一阵绞痛,咳嗽几声,咳出了几丝带有鲜血的浓痰。
顺子赶忙扶住李元庆的身体,“元庆哥,你伤还没好利索,小心一点。咱们先歇会儿吧。”
李元庆摆了摆手,有些吃力的靠在了垛口上,极目远眺向不远处四散开来的后金营地。
事实上,李元庆并不是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个来自500年之后的灵魂。
后世时,李元庆常年混迹在华夏南方广袤的口岸线上,是一名颇具实力的玩药材的期货商人。
十六七岁,李元庆就从鲁中山区的老家里跑到特区,辛苦打拼了十几年,一路艰难攀爬向上,事业正进入了蓬勃的上升期,与那位华南师范大学的女博士的婚期,也正式被提上了日程。
但谁知,陪几个客户一场宿醉之后,一切~,却换了模样。
眼下,正是大明天启元年三月十二日。
刚刚过了冬,老奴努尔哈赤便等不及了,几尽举后金全族之兵,近十万成年青壮,号称二十万大军,对大明发动了春季攻势。
而这第一站,便是辽地的腹心----沈阳城。
李元庆虽是最底层的草根出身,文化程度有些上不了台面,但他那位娇媚可人的未婚妻,却是历史系的高材生,爱屋及乌、耳濡目染之下,李元庆对明末的历史,也多少有些了解。
虽然仅是一些皮毛,但对整体的形势,李元庆的心里,却是有着清晰的认知。
后世的历史已经证明,不论是辽东巡抚王化贞,还是经略袁应泰,对于此次后金的春季攻势,都没有太好的应对策略。
沈阳城的失守,只在朝夕之间。
原本毒吻面具银魔,李元庆也想过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只可惜,此身不过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大头兵,之前,又在与人斗狠时受了重伤,想走也走不了。
后世时,虽处于和平年代,但李元庆吃饭的行当,却是比真实的战争更加残酷囚宠欢颜,稍有不慎,小命搭上都是轻的。一路走来,这样的例子,李元庆身边早已经不知凡几。
但 ,老话说得好,危险越大,机会却也就会越多。
后世李元庆之所以会选择这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就是不甘于平凡,不甘于廉价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一辈子浑浑噩噩,活不明白,正如当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之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明末是乱世,但同时,却也是华夏历史五千年来最重要的一个节点。
甚至,没有之一。
进,可奠定数百年霸王基业,退……后世的历史已经证明,辫子朝的消极影响,哪怕到了后世那个科技文明如此发达的年代,都不能完全清除。
不过,心中所念虽是甚多,但李元庆却深深明白,无论做什么,饭都要一口一口的吃,路都要一步一步的走,想要有所成,还是得先把握住现在。
按说,此时李元庆还是伤兵,本不应该上城墙上来守城,但后金大军的逼近,整个沈阳城,早已经是风声鹤唳。
李元庆的顶头上司、贴队官李凯旋哪里还顾得上这许多,只要是还喘气的,全都拉到了城头上,号称要‘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小胳膊怎的拧得过大腿?
最底层出身,李元庆对此自然是深有体会,适应环境的能力,也是远超常人。
只是,看看身边这一个个衣不蔽体、瘦弱不堪,小心躲在城墙后避风的大明士兵们,李元庆的心底里已经凉了大半截。
不过,有失必有得。
李元庆此时这具身体虽然有伤,但身材高大强壮,充满了力量,武艺不凡,且只有20岁,在这方面,比后世每天‘久经考验’的李元庆,要强出不少。
这主要是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自幼便是孤儿,从小就好勇斗狠,天大地大,吃饱肚子最大,为了区区一块肉,追过鸡,撵过狗。跟人干架?那简直就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身体条件,远超常人。
这也是李元庆重生这半个多月以来,最重要的收获短信卡。
“都他娘的给爷提起精神来,鞑子冲进来,谁他娘的也跑不了。”
这时,贴队官、百户李凯旋带着几个家丁,快步走了过来。
李元庆身边的士兵们,顿时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忙纷纷在寒风中站起身来,恭敬有加。有几个病恹恹的、看着快要断气的老头子,即便无法站起身来,也赶忙对李凯旋行注目礼。
李凯旋很满意众人的态度,有些高傲的瞟过四周,他这一亩三分地。
对他而言,就如李元庆之前对顺子所说,沈阳城城高墙厚,粮草充足,又有数万大军镇守,鞑子不过就是想来打秋风,周边的小村子、小镇子,已经足够打发他们这帮‘叫花子’了。
“中午稀粥管够。等杀退了鞑子,大人说不定还会赏你们些肉汤喝。”李凯旋说着,对着城中方向拱了拱手,不知道是哪位大人。
城头上的‘丐帮成员’们不由大喜,忙纷纷拍起李凯旋的马屁,“谢谢大人爱土之争。”
“谢谢李头。”
“李头您放心,只要有肉汤喝,俺们肯定会卖命的。”
看着身边这一张张充满希冀的脸,李元庆微微错开来了目光,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很快,就在空气中凝结成一股白烟,转而又消散不见。
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小冰河期,天气比后世要冷的多得多,还经常下雪,且并不是那种健康的大雪,而是有些类似于后世藏区灾害性质的冰雹和雨夹雪。李元庆重生这半个多月,已经连着下了三场‘雪’。
此时,李元庆还好些,身上还有件破棉袄,外面套着破败的鸳鸯战袄,勉强还能遮风挡寒,但身边这些人,除了李凯旋和其他几个家丁还有人样,衣衫完好、铠甲齐全,其余之人,怕真是连狗都不如。
狗还有一身毛御寒呢。
这时,李凯旋正好看到了李元庆这个小动作,不由一笑凶猛太攀蛇,“李二愣子,伤好的怎么样了?敢不敢杀鞑子?”
或许因为是本家,又或许是李元庆身手不凡,李凯旋并没有像是对普通的‘丐帮成员’们一样,颇有些高看李元庆一眼的意思。
李元庆忙一笑,讨好的道:“谢李头挂念。小的伤已经好了不少了。只要鞑子敢上来,小的定要砍几个鞑子脑袋。”
李凯旋没想到一向楞的如同倔驴一般的李元庆居然会开了窍,也会说讨人喜的话了,不由哈哈大笑,“好。李二愣子,只要你砍了鞑子的脑袋,我一定为你向上头请功。”
李元庆刚要说些讨好的话,这时,对面的后金营地方向,却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马蹄声。
沈阳城四面平原,加之此时寒风肆虐太行山突围,这‘哒哒哒’极有旋律、犹如山崩地裂般的马蹄声,就像天雷一般,清晰的传入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个人的神色,也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日他个姥地,狗日的鞑子还真要攻城吗?”
李凯旋的脸色也有了些不自然,但毕竟是上位者,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高声道:“火油、金汁烧开,礌石滚木都准备利索。他娘的,狗鞑子敢上城来,给老子往死里招呼。”
但他说着,却是快步朝着不远处的阶梯旁走去,“赶快干活。老子去那边看一下。”
李凯旋很快带着家丁下了城墙,不知所踪,城墙这边迅速运转了起来,有去抬礌石滚木的,有去烧金汁的,城墙底下的民夫们,也迅速忙碌了起来,把各种物资,搬到城头上。
李元庆也来到了一口大锅前,往底下塞上了一把柴火,取出火石,小心点燃。
金汁,名字倒也好听,但实际上,却是各种大粪混合成的汁液,简直是奇臭无比。
这东西烧开了之后,味道更加刺鼻,如果浇到了人的身上,依照现在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后果自是可想而知。
甚至,直接毙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元庆哥,这,这金汁太臭了啊。咱们去那边抬滚木吧。”
顺子大名张三顺,凌宝儿是李元庆早年的邻居,家里大哥、二哥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此时,他家里只有他老娘和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姐姐,一直视李元庆为大哥。
前身的李元庆虽然好勇斗狠,但因为是邻居,加之张三顺的姐姐张芸娘的关系,平时对张三顺照顾有加,很多时候,张三顺也能跟着李元庆吃口饱饭,算是李元庆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小弟和朋友。
此时,听到张三顺这话,李元庆却摇了摇头苏州同城游戏大厅下载,“顺子,跟着我,不要乱跑。”
张三顺见李元庆说的郑重,也不敢再耍小孩子脾气,忙捏起了鼻子,小心跟在了李元庆身边。
此时,大锅里虽然恶臭扑鼻,但火光烧起来,却是驱散了凛冽的风雪,带给人浓浓的暖意。
而李元庆心里虽然还并没有确切的计划,但要逃跑,这是肯定的了。
太祖有句名言,‘保存自己,才能更好的打击敌人。’
此时这种状态,沈阳城是绝对守不了的。
‘出师未捷身先死’?
李元庆可不是傻子,绝对不会为了那几碗怕是没有半片肉的肉汤,搭上自己的小命。
金汁虽臭,但这里有火光,很是温暖,身边自有民夫抬来柴火,李元庆和顺子只需要烧柴就行了,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存体力,随时应对各种变动。
很快,随着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节节逼近,在城墙下面广阔的土地上,已经可以依稀看清后金军的战阵。
旌旗之下,他们人人骑马,加之老奴所谓‘八旗’的关系,各色旌旗五颜六色,随风招展,简直就像是杂耍的马戏团一般。
但李元庆却并不敢小瞧他们半分,在这个时代,他们是整个东亚地区最强力、最凶残、也最具有战斗力的强盗性武装集团。
随着后金军战阵越来越近,这时,城内方向,也传来了阵阵极具震撼力的擂鼓声。
不多时,城墙下忽然一阵激烈的马蹄之声,李元庆忙回头一看,正见一员银盔全甲大将,带着密密麻麻的一片精锐骑兵,已经来到了城门口爱上张宝利。
“他们这是要出城作战么?”
李元庆不由猛的一个机灵,片刻已经明白过来,心中不由大骂,“糊涂啊。这种时候具恩宠,怎么能出去啊。”
但李元庆毕竟不是沈阳城的总指挥,这种时候,他能说什么、又能做些什么呢?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门大开,这员大将带着千余精锐骑兵,如同高傲的斗士一般,蜂拥朝着城门外涌出去。第2章 大厦倾塌
~
按道理,临战之前,本不该‘涨他人志气、灭己方威风’,但李元庆毕竟是穿越者,对于此次明军颇有些贸然的出击,李元庆的心底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咚咚咚……”伴随着身边几个城门楼子上、鼓手拼命的擂鼓声,这些明军骑兵已经冲到了城门外的空旷处。
让李元庆稍稍安心的是,这些明军骑兵并没有无脑的直接冲向后金军战阵,而是在城门外停住脚步,整顿阵型。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李元庆都没有真正战争的经验,加之学历问题,连军训的经验都没有过。
但李元庆后世却有几个军人出身的客户和朋友,与他们混的极熟,在酒桌上,他们总是会感慨的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慢慢的,李元庆也被感染,有时间也会陪他们去打靶,甚至,去深山老林里撒欢,军事素养,也慢慢培养起了一些。
此时,李元庆虽然无法预测这些明军骑兵的战斗力,但仅看阵容,就比自己这些‘丐帮成员’们,强出百倍。
他们人人披甲,手中钢刀、长枪锃亮,鲜红的红缨随风摇摆,颇具震撼力。
这时,银甲将领猛的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高呼一声,“我大明-----”
这些骑兵们同时高呼,“威武!”“威武!”“威武!”
银盔将领哈哈大笑,“儿郎们,走,随我杀贼啊。”
说着,他一马当先,快步朝着前方冲过去。
瞬间,千余骑兵犹如一股量子聚成的洪流,直奔前方的后金军战阵冲过去。
李元庆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后世的史书上,总是言,明军见到后金军,只会望风而逃,从来不敢跟后金军正面对战,一直到满清立国,入主中原,明军,甚至包括整个汉民族,几乎就没有过胜利的经验。
但此时,这些明军骑兵们,哪怕他们莽撞,但这种一往无前的汹汹气势,却让李元庆胸腹中的火焰,也被点燃了。
狗日的奴才文人,谁他么说的汉家无汉子?
这时,李元庆身边有嘴快的士兵不由大呼着赞叹,“这是贺世贤、贺总兵的精锐家丁啊。他们出城杀鞑子了。”
“希望菩萨保佑,保佑贺总兵旗开得胜啊。”
“……”
身边说什么的都有,但李元庆却并未理会,只是牢牢的注视着这股明军骑兵的动向。
面对着明军的出击,很快,后金军那边也有了反应,一群骑兵顶了上来,双方很快便混战在一起。
虽然战场在城外两里开外,但李元庆站在十几米高的城墙上,倒也可以勉强看清战场局势。
贺世贤麾下的家丁骑兵十分骁勇,不多时,就将这股后金军杀的节节溃散,狼狈不堪。
城头上的擂鼓声也开始越来越急,身边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贺世贤其部的骁勇,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胜利的希望。
但李元庆心底里,却忽然涌上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史书即便有夸大,但后金女真的先祖们,从几岁就开始骑射,这可不是作假的,他们难道真的就这么点战斗力么?
被千余骑兵一冲就垮了?
这时,一阵寒风掠过,李元庆不由猛的一个机灵。
不对啊。
这些后金骑兵,并不像是女真人的装束打扮啊,他们,他们好像是‘叫花子’蒙古人啊。
但还没等李元庆思虑完,战场上局势陡然一变,不知在何时,在贺世贤部的两侧,有两股鲜衣怒马的骑兵,已经迅速包夹了过来。
虽然距离的太远,李元庆看不清这些人的相貌,但只看衣服打扮的配色,他们明显与刚才的蒙古人不同。
瞬间,两侧的这两股后金军骑兵已经冲杀进战阵,贺世贤部明显陷入了慌乱。
大概也就坚持了不到一刻钟,明军骑兵就已经开始蜂拥朝后退却,明显已是不敌了。
但这些后金军骑兵却是分外狡诈,他们看似放开了明军背后、沈阳城方向的一个口子,却是有精锐从口子两翼不断掩杀,片刻间,李元庆至少看到了几十名明军骑兵坠马,惨死在后金军的屠刀下久播电影网。
这时,城墙上已经乱作了一团,众人都是目瞪口呆,根本想不到,好好的形势竟然会这般急转直下。
沈阳城虽处在辽地,却是在辽地腹心,与女真部活动的老巢赫图阿拉,还有着相当的距离。
大明虽前有萨尔浒、抚顺开原之败蓝尾石龙子,但后金军的兵锋,却从未掠到过沈阳城下,沈阳城方面,也并没有足够的预备措施。
加之与后世不同,沈阳并不是辽地的治地,包括经略袁应泰、巡抚王化贞,都不在这里,而是在辽阳和广宁,这直接指挥权,又多了几百里的间隔。
“糟了,贺总兵好像,好像撑不住了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城头上顿时如丧考妣,简直犹如世界末日。
李元庆的脸色也有些发青,紧紧攥住了拳头,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
这时,城门里却又响起了骑兵的马蹄声,李元庆猛的回过了头,正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将领,带着一群骑兵,急匆匆赶了过来,他明显心急如焚,大呼道:“快开城门,某要去救贺总兵。”
城门守军不敢怠慢,赶忙打开城门,让这些骑兵鱼贯而出。
他们也顾不得整队了,急匆匆就朝着战场方向奔过去。
…………
对面,前辽东‘土霸王’李成梁的干儿子、现后金大汗老奴努尔哈赤,正骑在一匹神骏的黑色宝马之上,被数十个八旗将领簇拥着,戏谑的看着沈阳城门的方向,嘴角边,不屑的冷笑着。
“贺世贤蠢,想不到,这尤世功,比贺世贤更蠢。这沈阳城,已在吾毂中矣。谁人愿为吾拿下这两只蠢贼?”
刚刚归降的大明原抚顺总兵,现在是努尔哈赤女婿的抚顺驸马李永芳忙率先上前讨好道:“大汗,奴才愿率兵前往,为大汗手刃两只蠢贼。”
二爷代善、五贝勒莽古尔泰、以及努尔哈赤的侄子和硕贝勒阿敏,忙也齐声道:“父汗,儿臣也愿往。”
‘八仔’皇太极犹豫了一下,小心打量了一下努尔哈赤的脸色,也道:“父汗,儿臣也愿往。”
努尔哈赤似乎有些不满皇太极的迟钝,但此时他心情大好,并没有理会这个细节,大笑道:“既如此,你们人人有份。去吧。”
“谢父汗。”
“谢大汗。”
很快,几部不同颜色的洪流,迅速朝着随后而来的尤世功部,包夹过去。
…………
沈阳城头上,从贺世贤出城的那一刻起,李元庆就已经意识到了形势之不妙,而尤世功部随后而出,更是让李元庆心神欲碎。
但越害怕什么,往往就越来什么。
不到一个时辰,有溃兵退回到城门外,泣血般哭喊道:“贺总兵和尤总兵,都,都阵亡了。”
城头上瞬间一片哗然,简直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这时,李元庆也弄明白了,沈阳城的主要防守力量,就是指望着贺世贤和尤世功,但此时,还没真正开战,脑袋已经被人削去了大半,这仗还怎么打?这城还怎么守仙魔霸业?
李元庆整个人也完全懵了。
第一次直面战场,李元庆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强度,刚刚还活生生、气势宣扬的两千多精锐骑兵,现在,就,就这么没了?
身边已经是鸡飞狗跳,有士兵已经忍不住,想要逃回家里,收拾细软,带着老婆孩子跑路了。
两个主将都死了,这城还守个啥啊。
看着身边乱作一团的众人,顺子也慌了鬼猫屋,忙拉着李元庆的手,惊恐道:“元庆哥,咱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咱们也跑吧。”
虽说几近心神俱碎,但李元庆毕竟两世为人,加之从事行业的关系,很快,便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王欧蕾。
‘每逢大事有静气。’这一直是李元庆的座右铭。
瞟过四周,李元庆缓缓吐出一口长气,“顺子,别慌,咱们先乖乖呆在这里。”
“呃?元庆哥,咱们不跑吗?”
顺子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李元庆冰冷的神色,他不敢再多话,身体却是下意识的靠的李元庆更近了一些。
此时,李元庆已经顾不得理会外面后金军的形势了。
古人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眼下这种事态,李元庆也不是孙悟空,没有三头六臂,在后金军的铁骑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但此时,跟着乱兵逃跑,却也并不是好选择。
贺世贤、尤世功两位主将虽然已经身亡,但城内的基层指挥系统却还存在,李元庆已经看到,有军官已经开始对己方的逃兵举起屠刀了。
这种混乱形势,如果硬要往里凑,那真是死了也白死。
李元庆此身纵然本领不凡,但也不能保证在这种混乱中逃出生天。
动不如静,静不如动。
此时,最好的选择,明显是前者。
果然,不出李元庆所料,混乱没有持续一个时辰,就已经被上头以血腥方式镇压了下来。
李元庆和顺子两人一直老实的呆在城头上,倒是没什么,但那些逃跑的士兵、民夫们谭晓琳,轻则缺胳膊断腿,重的小命已是不保。
有很多逃兵的尸体,根本来不及清理,就这样赤条条的如同垃圾一般,随意丢弃在可见范围内。
顺子毕竟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唯唯诺诺的靠在李元庆身边,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就是不敢朝下落,眼眶都被手擦的通红通红。
傍晚,上头有了新命令下来,要各部各人牢守各自阵地,有敢乱动者,格杀勿论。
但李元庆已经看出来,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时辰,这格杀令现在才下达,已经镇不住场面了。
同时,这也反映出,守城的最高指挥者,不论政治、还是军事层面,都菜的可以。
而随着夜幕的降临,李元庆却开始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是生是死,能不能逃脱升天,就在今晚了吴春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