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花儿和少年不刷BELMOND还去南美干嘛-樊森的酒店Lab

浏览量:151

不刷BELMOND还去南美干嘛-樊森的酒店Lab

近期身边有不少要前去探索南美的朋友向我求攻略。刚好督促我续写之前只写了一半、由12间酒店串联的春节南美行纪。今天着重写由BELMOND加持的旅途中段,一口气刷了4间BELMOND。
说到BELMOND,我的思绪很难不闪回到3年前和BELMOND的初次邂逅。因为上学时就对《云上的日子》里苏菲·玛索那段故事的上演地心向往之。

所以头一次玩意大利可以没有罗马,但绝不能没有片中出场的滨海小城Portofino,而Belmond Hotel Splendido又是城中“丽兹”般的存在,于是约了一位阅店无数的好友驾车4小时从托斯卡纳乡间北上至Portofino, 夜宿大名鼎鼎的Splendido。


Splendido的美妙程度完全超乎预期:酒店高居山巅,俯瞰泊满游艇的港湾;海风夹带着松叶的清香,灌入洒满阳光的长廊孟照国,轻拂着纯白的纱帘;禁用手机的泳池俱乐部慵懒又宁静,每个人都静心沉醉海风、艳阳、小说和咸水泳池;入夜后,浑厚的歌声伴着间歇的掌声和怀旧的旋律传入房中;早餐的自取食物台一律摆得如同古典油画......BELMOND对旧世界的痴情和演绎令人拍案。
▲房间里既有象征旧世界的壁画,也有新介入的遥控升降电视;人生最美妙的事莫过于在午后躺在露台上,喝着柠檬水、深吸一口海风、赏一眼碧海和松林的“蓝绿配”紫兰仙子。Photo by 熊北斗

Belmond的宠客方式就更让人折服了,因为迟到了半小时给房李万姬,前台二话没说把我订的海景房升成了海景伪套、然后拼命往房里搬香槟、如山高的果盘、甜品和写得满满当当的道歉卡,次日退房时还拉掉了我们迷你吧的消费。此后,每逢遇到不准时给房间随后表示“您下次来我们帮您安排升级”的酒店,我都会回以大白眼。

三年来,BELMOND的品牌形象从上面这样絮絮叨叨的小情书,变成了“布达佩斯大饭店”和成套的复古箱贴水猿大圣,怀旧又俏皮。


我的此次南美BELMOND之旅
行程如下
D1_上海/首尔_新罗饭店
D2_首尔/利马_ATEMPORAL
D3_利马_HOTEL B
D4_利马/提提卡卡湖_TITILAKA
D5_提提卡卡湖/库斯科_Belmond Hotel Monasterio
D6_库斯科_Belmond Hotel Monasterio
D7_库斯科/圣谷_Belmond Hotel Rio Sagrado
D8_圣谷/马丘比丘/库斯科_Belmond Palacio Nazarenas
D9_飞离库斯科-前往玻利维亚和智利

但这并非我本意,原计划是,在D5于临近提提卡卡湖的普诺车站登上Belmond Andean Explorer,用全球海拔最高的奢华专列串联高原圣湖和印加古都。

只可惜,当我美滋滋地排完行程,兴奋地开订这条刚刚重启的高原专列的卧铺车厢时,被告知全年唯独2月休整停运。孔垂燊尽管高原奢列Belmond Andean Explorer未能助兴我的南美春节令我无比失落,但如下4场BELMOND旅居盛筵依然令我撑起了我秘鲁之行的最高潮。
1
库斯科
BELMOND
HOTEL MONASTERIO
进入库斯科前的提提卡卡湖之行真的很惨,探访漂浮岛后枫香寄生 ,我就一直深受高反困扰,加之TITILAKA的餐饮水准完全不符合我对罗莱夏朵成员酒店的预期,让提提卡卡段只能用“噩梦”来形容。但飞去库斯科后,一切都被BELMOND打点得妥帖无忧。

Belmond在库斯科的两间分号其实仅一街之隔,先住的这间Belmond Hotel Monasterio更老派杨广墓,围绕3座庭院铺开,前身为修道院,回廊里挂满了16世纪的艺术珍品。酒店新元素的介入很小心翼翼,直接与酒店建筑产生交集的仅限前门的玻璃门和回廊里玻璃窗。

▲一跨进酒店大门时光立马倒退4个世纪潘洛斯阶梯,但当下豪华酒店所需的一切都各就各位。入口处一个巨大的古董柜子里还放满了杯具和灌满Coca Tea的茶壶,供缓解高反之用。

我入住的422客房是一间正对Nazarenas小广场的Loft,一组转角楼梯衔接起居室和睡房,墙面即有勾勒窗框的手绘壁面,也有精彩绝伦、反应宗教和印加文明的油画。

有扑鼻的历史气息、有便利的科技植入,但完全与陈腐、违和绝缘。BELMOND就是这么个历史系学霸。

▲现在的历史系酒店要么像老古板、要么像赝品。Belmond则向来知道轻重,总晓得把握新旧交融的火候。


卧室位于斜坡屋顶下,一扇从窗顶开启的老虎窗不仅解决了坡顶压迫感和卧室采光局限,还赋予了仰望星空入眠的梦幻礼遇。窗户还植入了黑科技,遮光帘会自动挡住早晨的艳阳。
▲Belmond的好品位和高品质在任何角落都丝毫不折衷,比如边桌上的咖啡机款型和室内复古氛围毫不冲突,德国舶来的Villory & Boch瓷器花纹极度应景。

尽管在主庭院里享用一下午的阳光就足够致敬当地和旧世界了,但Belmond并不满足于此,酒店特地保留了一间布满纯金装饰和名画的礼堂、由历史专员定期组织艺术导览、让当地手艺人直接在酒店公区创作、让烛光晚餐和歌剧欣赏融为一体。

▲库斯科的各种古迹当然都是旅行书的重点,但我最难忘的依旧是古老的街巷、魔幻的夜空、很有格调的粤式点心馆子和很接地气的中餐馆(店里的中国小哥特地加班帮我们做了一桌“年夜饭”才下班)。
2
圣谷
BELMOND
HOTEL RIO SAGRADO
如果之前看过《花样姐姐》一定会觉得这间酒店很眼熟,《花样姐姐》在前去马丘比丘前就是在这间度假村最大的别墅里休整。
▲花样团去热水镇的火车上,还有Belmond圣谷分号的早餐打包盒入镜。

▲我特地在酒店里转了一圈,最终确定,花样团入住的是酒店的Orquidea别墅单环刺螠 。

这间酒店的入口藏在铁轨边,建筑群称阶梯布局,向湍急的乌鲁班巴河铺展而去。一进去就会惊呼——这就是世外桃源该有的样子。

尽管酒店占地惊人,但房间数稀少,总共只有21间客房和2栋别墅。这里不仅拥有清幽的氛围、完备又治愈的设施,还备有前往马丘比丘的班车,更是由马丘比丘开出的Belmond Hiram Bingham奢列的终点站。像我一样把这里征为探访马丘比丘的行宫实属明智之举。


从库斯科一路前往圣谷可以探访多个有名的打卡景点,加之我们在玻利维亚领馆搞签证折腾了大半天(还无果),到达Belmond Hotel Rio Sagrado不仅疲惫,且天色已晚。但跨进这座仙境般的“花样”同款酒店瞬间治愈了。

▲房间陈设简洁却温馨,木结构支撑的坡顶下是米色和紫红主导的居室,落地窗外是私家花园,俯瞰着酒店的绿意和湍急的乌鲁班巴河。

餐厅和酒吧设在紧邻乌鲁班巴河的一座玻璃屋里,除了能尝到各种有机食材制作的佳肴外,还能一尝当地足够特色的羊驼肉。


待回到客房,红彤彤的羊驼绒毯加盖在床铺上,被窝口放上了羊造型热水袋,为明天需要一早出发攀爬华纳比丘的我而言是无比温暖的能量补给。

3
马丘比丘
BELMOND
SANCTUARY LODGE
这间我没住到,但体会到了住这间的好处,更感受到了BELMOND筑店的厉害之处。马丘比丘的景区屏障从很远处就架设起来了,游客都得在热水镇转乘景区班车。而这间酒店就开在景区班车在马丘比丘前的停靠点,和马丘比丘的距离仅50米。

所以,别疑惑为何如此袖珍、客房也不宽敞的酒店房价如此登天高钟继华。毕竟人家和正对歌剧院的悉尼柏悦、紧靠泰姬陵的Oberoi Amarvilas套路一致——拼的是紧缺资源。

尽管我没能感受这里魔幻的晨曦和黄昏,但确确实实体会到了这个绝杀选址的便利,真的是一间精雕细琢的精品酒店。而且酒店的治愈系设施据说也毫不含糊。

▲尽管此生应该不会二刷马丘比丘,但确实对住在马丘比丘隔壁这件事有点期待。计划来马丘比丘的,你们还有机会。
4
马丘比丘/圣谷
BELMOND
HIRAM BINGHAM
错过了高原奢列BELMOND ANDEAN EXPLORER后,我选择了衔接马丘比丘和圣谷的BELMOND HIRAM BINGHAM来补救。事实证明农卖网 ,这个选择也是对的陈真希。

那天爬完华纳比丘、又览完马丘比丘,整个人一个大写的“精疲力竭”。坐班车下到热水镇后吃了顿假中餐还是没缓过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火车站后发现,BELMOND在站里特设了休息室,可以在宽大的沙发上一直瘫倒至发车。

▲发车前有登车特饮、有戴白手套的工作人员一对一领着登车,奢列的仪式感做足。

这趟体验堪称奢列体验的精简版,除了卧铺客舱,别的诸如酒吧啊、乐队啊、观景车厢、餐车都备齐了。上车前同样有戴白手套的工作人员一对一把客人引上车的礼数,仪式感十足。

列车驶出后,窗外的风景成了奔涌的乌鲁班巴河和浓密的雨林,和深色镶板、灯光昏黄、铺着雪白桌布的豪华车厢相映成趣。

行驶时长刚好是餐前开胃酒到甜品咖啡的长度,列车的终点刚好是Belmond的圣谷分号——Belmond Hotel Rio Sagrado谈书墨 。酒店门口停满了恭候多时的保姆车,等待护送不在圣谷过夜的旅客前往库斯科市内。
5
库斯科
BELMOND
PALACIO NAZARENAS
保姆车一路开到我此行的最后一间Belmond,也是秘鲁段的收尾酒店。好惆怅,又是一间很不便宜的好酒店,却又很晚到达,次日又为赶早班机而不得不一早退房。

尽管依托印加古城墙和16世纪建筑而建花儿和少年 ,但相比隔壁同样历史系学霸的姐姐Belmond Hotel Monasterio,Belmond Palacio Nazarenas的风格显然更精巧、隐秘、摩登。房价自然也贵出一大截。
▲进入我的228号客房时,窗外已经飘起了细雨,露台上躺椅的座垫早已被收走,泳池正被缓缓盖上。
▲同样依托古建筑、同样古董满堂,但Palacio Nazarenas比起隔壁的姐妹店Hotel Monasterio更时髦俏丽桃花吟,在兼顾古法的同时尽显先锋。

▲简约又华贵的客房外还附上了木结构阳台,刚好俯瞰泳池庭院和古城景致。
客房也有了更多精巧的摆件王奕鸥,从暗藏文具隔层的书写垫到放置私人物件的雕花木匣。客房中还有一些配置和高呼着“我们酒店的花园可不是徒有颜值"。从床头的特选枕头到浴室的各色沐浴用品鹏博士宽带,大多采用花园中的草本和鲜花手工制作。

酒店甚至还有香皂管家一职,按照客人的实际情况摆放最契合的香皂马步芳。只可惜怕高反的我没能舒享此番礼遇,只能把那些取材花园的手工皂一一包好塞进行李箱回国享用。

一夜休整后,我又起了个大早ca1346,在玻璃结构的早餐室里匆匆用完早餐就登上了前往机场的的士(后面是玻利维亚和智利),来去匆匆可惜了这一间精雕细琢的古都新殿。
尽管此行满是“匆匆”,但BELMOND串成的中段却无比愉悦、高潮迭起、省心省力。一切拜赐于BELMOND不是酒店系列,而是谱写旅程的高手。下一回去遥远的南美,我应该是冲着巴西的两间BELMOND(里约Capacabana Palace和伊瓜苏瀑布的Belmond Hotel das Cataratas)去的。
Good Night, Mrs. Hotel
往期回顾
满世界住了11间文华东方,你猜我最粉哪家徐乐同?

看今天有多少人在聊EDITION?

女人造酒店的最高境界叫“瑰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