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芒果大直播下一次,换我把你灌醉-苏春维

浏览量:106

下一次,换我把你灌醉-苏春维
每个人都不可能遗世独立,乘风归去。天上宫阙,舞弄清影,那是神的位置。 当他蓦然回首忽然发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原本热闹的人群倏忽消散,苍茫大地之上只剩下了自己一人,那么这种幻灭感的产生是自然而然的。
一个人哭的时候是有幻灭感的吧,要不然就是喝醉了以后。
我是在喝丢了眼镜之后产生这样一种幻灭感,身体是自己的,但是它不听自己的,晃晃悠悠,恍恍惚惚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刚学走路那会儿,扶你的人一撒手就是一个大马趴。
后来室友都知道我昨晚吃的是火锅,还吃了很多的羊肉,因为半夜我吐在了床上,满屋子的膻臭味,全寝室的人不得不大半夜起来“欢天喜地”的为我忙活。
早上起来头很痛,我在想昨晚是跟谁喝了这么多的酒,谁这么厉害能把我喝的这么丢人。
。。。。。。。南通职称网。。。。。。。
春雨是个孤儿,一头的康师傅自来卷,脸上有雀斑,是个惹祸精,不断的闯些小祸。假如允许你收养一个孩子,你会选择他吗?
我十岁那年认识他,那年天还很蓝,房价从那年开始一年比一年高。我父母带着我从靠近俄罗斯的一个小县城来到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投奔我的一个姨夫家里,也就是春雨的养父母。姨夫和姨妈上了年纪又没有一个小孩,他们是要收养一个孩子,但没想过要收养春雨这样的闯祸精,而且性格有点怪异的小孩,但阴差阳错的,收养成了令人遗憾的既成事实。
刚来到大连,我们一家是依靠姨夫一家过日子的,我那时候的玩伴自然而然就是春雨,他虽然比我小一岁,叫我哥,但是不管去干什么都是他带着我,从小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特有主意,鬼点子特多。
现在想来春雨拥有两种极其宝贵的财富,一是对生活的惊奇感并勇于探索,二是充满乐观精神且无所畏惧。
我记得我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和他一起经历的,人生中第一次逃课去游戏厅,第一次放学不回家去网吧打游戏,第一次恐吓胆小的同学勒索钱财,第一次偷鸡摸狗让人抓到写检讨,第一次打架斗殴被带到派出所丝路商旅,第一次在姨夫家偷看姨夫收藏的黄色光盘。所有不良少年的习气他身上全都有,而我对这些充满了好奇。大人们说我们小时候那是叛逆,可能就是那样吧。
。。。。。。。。。。。。。江北女匪。金玫玫微博。。。
我和春雨商量好早上五点半,在大门口集合(刚来大连那会儿住的是平房,一个院子里住十几家,我们都住在一个院里)五点的时候天还没亮,我就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十几平米的一个屋子,就一张大床和父母挤在一起睡,父母还是被我惊醒了
“起这么早干嘛去?”
“今天我值日,得早点去”
“你爸兜里有钱,自己去掏,去市场喝碗粥”
“嗯,知道啦,你们接着睡吧,天还早呢”
大门口和春雨碰头后,我们直奔一公里外的炼钢厂,五点半的时候天刚刚有些亮,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我们打碎炼钢厂的一扇玻璃爬了进去,我们每个人在墙角装了两个铁疙瘩进书包,然后一路狂奔到学校旁边的废品收购站。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校旁边都有一个废品收购站,我的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都有一家不大的废品收购站,让我很是惊奇。
两个铁疙瘩,一共得了五十多块,两个人去了小卖部买了几包辣条,破开零钱各自分了二十几块,在那个时候二十多块对于我来说可是巨款了。我不记得当时的心情了,不过罪恶感肯定是被几包辣条和二十多元巨款冲到九霄云外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偷取两块铁疙瘩事小,打碎人家玻璃事大。
在这之前我们去过炼钢厂好几次,不过都是在外面捡一捡废料,拿到废品收购站也能换几块钱零花。小孩子和大人一样,而且更不易满足,我甚至怀疑贪婪是人的一种本性,大人尚且能够克制陈良全,但小孩子却是无法无天。后来我们胆子越来越大,隔三差五就去光顾一下炼钢厂,起初是铁疙瘩,后来是切好的铁块,再后来是一根一根的钢筋,卖废品得到的钱每个人也能分到五十几块,我们沉浸在这种手头充裕的日子。后来结果可想而知,厂子里丢了东西怎么可能不发现,何况还敲碎了人家玻璃,我们在一次行动中光荣牺牲。抓住我们的是一个脾气很好的老大爷,我真的应该很感激他,一方面他拯救了两个失足的少年避免他们走上犯罪道路,另一方面他也保留了两个孩子的自尊心。刚抓到我们时,我吓坏了,要我们找家长,还要赔钱,我们两个抱着大爷的腿,哭的撕心裂肺,感天动地。后来我们写了检讨,又罚站了一个小时听大爷教育我们,讲的什么我记不得了,反正大爷是声情并茂的,我们是声泪俱下的,从那之后再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不管多大的人可能都是要脸的,玩笑话不是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天下无敌的人哪里可能存在。
想想穷人家的孩子会这样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也并不是博取同情,家里穷的吃菜叶子哪有钱给我们零花,中午为了省那么一两块钱,干嚼五毛一包的好日子牌方便面,因为里面有两块方便面面饼(那时候商家多有良心,物美价廉),现在我这么瘦也许就是当时营养没有跟上雪茄百汇,把父母给的吃饭钱做了别的事情。所以你现在所遇到的、所成为的,终究还是事出有因的。
那时候最热血的事情就是放学后去游戏厅在游戏世界里大战一场。春雨是轻舞飞扬游戏厅的常客,有天放学他神神秘秘的带我去了轻舞飞扬,从此我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着了魔。我们天天上学路上讨论拳皇里哪个人物的大招怎么放,三国里哪个关卡该怎么通过,放学就直奔游戏厅,跟家里说去同学家写作业。“去同学家写作业”这招已经被孩子们用的烂掉了,到现在小孩子也惯用这招,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没有创意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块钱能玩一个下午,后来越玩越上瘾,省出午饭钱来买游戏币,再后来就去吓唬游戏厅里其他的小孩给我们买。有一次自行车锁在门外,因为打游戏太入迷,结果车子丢了都没有发现,回到家没法交代,只能撒谎说放在家里丢了。小时候撒了很多到现在父母都不知道真相的慌,多数是怕挨揍,但有时候更怕父母失望unjash,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听话懂事,每个孩子也都希望父母眼中的自己是最好的。
后来年纪稍大一些我就渐渐的对游戏厅失去了兴趣,因为我又迷上了网络游戏,天天放学后的阵地由游戏厅转移到了网吧。个子刚刚够吧台高,拿个五毛钱钢镚“网管给我加五毛钱网费”。满满的全是画面感。玩网络游戏是受小学班主任的影响,这是我从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以来最喜欢的一个老师,严格来说他作为老师是不合格的扩心病,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的有趣,我认为一个人最吸引人的不是他多么多么优秀,不是他颜值多么多么高,而是有趣,这让我放弃很多东西却从没有放弃自己的有趣。
我们上课的时间他就坐在教室后面的办公桌上打游戏,一下课男同学们就都围过去看,后来这个叫热血江湖的游戏着实在我们班级火了起来,因为他说谁考试考的好就给谁练游戏号,于是一阵学习和游戏的热潮就在那个班级那个时候沸沸腾腾。他还组织小组野炊活动在学校的教学楼后面,我们热热闹闹的在吃啊玩啊的,馋坏了别的班的熊孩子们,我也是在那时候学会了生火和烤串,从此长大后所有的野炊活动我都是那个光干活没饭吃的那一个。他还在上课时间用幻灯片给我们播放电影狮子王,虽然看到一半就被主任给我们抓了回去,但那时候的心情是无可替代的,这是在大学课堂里才有的待遇吧闯关东中篇,我在小学就已经享受到了。后来我小学毕业后听说他被学校开除了,最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是传言下海经商去了,或许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老板,很有趣的那种!
我和春雨被揍得最惨的一次是有一年的年三十那晚,晚上吃过饭我们两个出去放鞭炮,李允熹刚开始两个人玩的还很正常,但是玩着玩着就开始“扬沙子”了,我们两个人拿着魔术弹(点燃后一个球一个球的往出喷,也叫小烟花),一个人站在坡上,一个人站在坡下,当然,站在坡下那个傻子是我,两个人对射,你喷我一下,我射你一弹,很快衣服上就被烧了几个洞,过年的新衣才第一天穿就破了洞,迎接我们的必然是屁股开花。不过我倒是庆幸老天长眼,感谢春雨手下留情,没有在我英俊的脸蛋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那天所挨得揍估计一部分原因是衣服上的洞,另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智商感人肖森舟,竟然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然而我们并没有以此为戒,小时候都是记吃不记打的,比那更危险的游戏我们还有好多。那时候住的地方算是大连的郊区,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我们经常去水库钓鱼,去山上捉知了,然后在水库的大桥底下生一堆火烤着吃,虽然难吃的要死,还是会因为这难吃的要死的东西争来抢去。春雨不知从哪听来山上有个山洞,是抗战时候留下来的,一定要拉着我去探险。真的是人越长大胆子越小,小时候都不会考虑太多,所以我毫不犹豫,满心欢喜的就同意参加春雨的山洞探险计划了,现在来看当时还真是鲁莽啊。
我们也算是想的很周到了,自制了几根火把,就是用破布缠在木棍上浇上机油(机油是从邻居家摩托车油箱里偷的),虽然卖相不怎么好,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每个人还背了个书包,书包里有手电筒、水、吃的、绳子、小刀,春雨还带了瓶杀虫剂。早上九点出发,我们是翻山越岭啊威风时刻,跋山涉水啊,终于在翻过了一高一矮两个山头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山洞。虽然洞口一点也不隐蔽,但是我们探险的热情依然没有被浇灭。稍微休息了一会,我们把带来的火把点燃,然后扯出绳子,每个人在腰上缠了一圈,春雨在前面,我在后面,然后被黑漆漆的洞口所吞噬。我们在洞里走了一个多钟头,意兴阑珊,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陷阱,没有宝藏,没有野兽,连条蛇都没有,但是不知为什么从洞口出来的那一霎还真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后来若干年以后那个山头被炸平盖了楼,我们童年时候的一场探险的秘密就被埋在了地下,不得不让人感叹的是这不仅仅是一场单纯的童年冒险吧,我觉得这是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让我以后的生活中把对黑暗和未知的恐惧降到了能够接受的范围。可以说年少时的每一次冲动,都不是无意义的玩耍,而是胆量的挑战。
后来,我因为要参加中考,不得不回到户籍所在地继续我的学业,而春雨则是初中就辍学回家,当了一个社会蛀虫。我这么说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现在将我们两个人进行对比,我才是那个社会的蛀虫,大学马上毕业,未来一片迷茫,青春的大好时光全都在往脑子里灌浆糊。辍学回家后他辗转了很多地方去打工战灵天舞套,也谈过了好几个女朋友有了心爱的人要开始谈婚论嫁,再没听说他闯了什么祸,犯了什么错,已然是一个成熟的大人模样。
。。。。。。。。。。。。。。仙城之王。岚县天气预报。。
昨天在哈尔滨的太平机场接到他,我愣是呆了半天才敢上前去认人,张嘴第一句话就是;“你这现在得有180斤了吧。”
我不禁感慨时间是无情的,它会把你小时候没长的肉向井璃空,一次性全给你找回来,也会把你小时候长多的肉全给你砍下去。所以小时候胖的人一般长大都会变瘦,小时候瘦的跟杆一样,你得祈祷以后别得肥胖病。他的变化太大了,剃了光头,戴着个墨镜,脖子上大金链子,这不是失踪多年的黑社会老大哥么。我不禁又感慨,这社会氛围和校园氛围塑造出来的人还真是不一样。
多年没见还是有些生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就找了个住的地方,把行李放下之后决定去撸串,好好叙叙旧。找了个路边摊,没等点肉串就先叫了两箱啤酒,这喝酒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说实话我擅长喝酒兔啾啾,但不喜欢喝酒,我并不喜欢酒的味道,那些或苦或酸或辛辣带着燥热的液体,我不会让它们在舌尖上停留,一口闷下,从喉咙里燃烧然后流过胸腔最后灌满整个胃,酒精会消化进入你的血液,升腾到脑,直到失去知觉。其实你的脑子最后没有因此而烧坏掉,你可能会感受到一种充实的感觉。
几瓶酒下肚,我和春雨就开始天南海北的聊,他和我说这几年他辗转做了很多的事情,去过工地、当过学徒,还差点进了传销组织。我不禁唏嘘感叹,这进了传销还能跑出来彼得二世,春雨不愧是春雨侦察兵之歌。还感叹他这么折腾自己还能飙升体重,也挺够没心没肺。当然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到是觉得命运这个东西还挺神奇的,能让两个一起长大的人经历这样不同的人生。我问他现在做什么,他竟然给我来了句“你猜”?我猜,我猜你大爷啊,脖子粗奶子肥不是大款就伙夫。还真让我蒙对了,春雨现在是个厨子,油烟熏呛,左手大勺,右手锅铲的造就了180多斤的彪形大汉,本山大叔的小品还真是来源于生活啊,总结的真是到位。时间不知不觉走到了现在,好像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也是没几年的事情,现在却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不提及就不会想起,小时候给我这若即若离的感觉,就像隔着雨水划过的玻璃,明明在眼中,却看不真切,油然而生一种幻灭。
春雨和我说,这次来的目的,一个呢是来看看我、聊聊天,二来呢是带个口信,他要结婚了,也不打算干厨子了,自己开了个建材店,打算从伙夫奔向大款。双喜临门,让我务必回去为他庆贺,顺便当个伴郎,不过鉴于我还是个学生,社会未来的栋梁,礼金啥的就不用送了。“瞧你这话说的,礼金啥的算个事么,我压根就没想给好么。”结婚这事对我来说还是件很遥远的事情,可是比我还小的春雨已经能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了,让我不禁觉得社会和生活才是年轻人最好的老师御龙镜中隐,同时也是青春里美好和幻想的冷血杀手。酒过好几巡,菜过好几味,俩人东拉西扯,从国家大事聊到市井趣闻,从儿时糗事聊到未来打算,此时已经是醉眼朦胧九界佛皇,左摇右晃了。那种幻灭感又随之而来,春雨的到来在酒精的刺激下让我感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错乱重叠,好多以前的事,好多现在的事,还有未来的事都在脑中幻生幻灭,然后我就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芒果大直播。。。。。。。。。。。。
我醒酒之后,给春雨打了个电话,他已经在机场要走了,我来不及送他,只在心里默默祝愿祈盼这个其实还是大男孩的大人,虽然失去了对生活的惊奇,也要永远像小时候那样保留着乐观的精神和勇敢无畏。下一次,在你的婚礼上,换我把你灌醉。
作者:赫赫贺贺呵呵嗬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1d96459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