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自攻螺钉不去丽江凤凰,在重庆这几个古镇看百年廊檐千年老街-Hi永川

浏览量:106

不去丽江凤凰,在重庆这几个古镇看百年廊檐千年老街-Hi永川

当旧的一年逐渐远去,回首2017年百感交集,来不及过多的伤感,放假的钟声已经敲响大嘴巴嘟嘟。盼了这么久的元旦小长假,你做好出去浪浪浪的攻略了吗?
可小长假到处都是人山人海,这个时候你就会后悔没看圈姐贴心为你推荐这篇攻略。
这里有饱经历史的古建筑、古民居,青苔满目的旧石板,朴实善良的古镇人,恬淡、幽静的古镇氛围北投狼人,有没有期待得搓手手呀。
万里长江百年风华
/ 松 / 溉 / 古 / 镇 /
一品古镇的名士风骨
松溉镇位于重庆市永川区南部,是过去川渝一带商贾来往贩运和生意的物资集散枢纽,有着“白日千人拱手肖秉林,入夜万盏明灯”之说。
如今透过宽敞的青石街道和沉寂的商铺店面,依稀窥见往昔陆路上千匹骡马熙熙攘攘勃利贴吧,络绎不绝,江上来往船只川流不息的景象添富均衡。
古镇保存完好,大批的古朴建筑与修缮好部分建筑融为一体。
冬天冰冷的雨水打在乌黑发亮的瓦面上,顺檐而下的雨水滴答着,好似要揉碎了老街的青石板。长街冷雨,独享一份宁静和惬意。
除了蜿蜓曲折的青石板长街,松溉古镇明清时代四合院、雕楼、吊脚楼、古县衙、皇帝御批祠堂—罗家祠堂、夫子坟、陈公堰等一批历史文化遗迹历经岁月的洗礼,散发出古色古香的人文底蕴。
重檐翘角、浮雕鎏金,朱红色的大漆门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南宋名士陈鹏飞因秦桧诬陷遭贬,偕妻在此设馆教学。
古镇游客们可在这里寻找名士华堂,瞻仰名士,抒发思古幽情。
川东廊檐老街珍品
/ 板 / 桥 / 镇 /
烟柳之畔的水墨景致
板桥场位于永川北部,始建于清康熙年间,迄今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为永川铜梁之间的川东重镇,因场内木板桥众多而得名。
木板桥随着时间的流转,现在已不多见了,但这经历百年风霜的三孔石桥依旧屹立在柳溪河上cbg倩女,为曾经板桥连桥的壮观景象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见证。
桥与风景自古就别有一股水墨的味道,庆幸至今能在这里看见烟柳之畔、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好景象。
板桥老街长约千米,对称分布,老街民居均为小青瓦盖成的廊檐,前店面后作坊,放眼望去,连成一片,蔚为壮观超时空甩尾。
老街两旁的清末民初的老建筑,一楼一底、小青瓦屋面、砖墙结构、悬山式屋顶、窗斗梁架,与廊檐街市连为一体。
烈日不被晒,走路不湿鞋,很难想象,几百年前的板桥老街就采用了“廊道式”建筑风格。
场内每一座老屋,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板桥老街上最具代表性的,当数原板桥邮电所(地下党组织)、禹王庙、石碉楼等建筑。
品两口当地的土茶,听着老街坊们讲起本地庙宇历经的沧桑巨变,秘密碉楼曾发生的连夜激战,以及那些斗智斗勇的谍战故事。
再追溯时光,抚摸着那些旧刻漫漶古朴的建筑,残存的纹路和线条是工匠们的低声细语。
重庆上游第一镇
/ 朱/ 沱 / 镇 /
百年历史下的“十八梯”

朱沱镇位于重庆市永川区的长江江畔,踏着寻古访幽的脚步邯郸学步造句,沿着古镇长满青苔而又幽静的石阶,走进明清时期的断碣、残碑。
打望古镇人的生活,探寻古镇的历史痕迹,在铁匠铺看即将流失的打铁手工,在昔日繁华的古镇“九宫十八庙”和小巷里聆听着万古江风讲述朱沱过去厚重的故事。
踱步在老街上,在熙攘的集市看小贩讨价还价情系老百姓,在茶馆看老者悠悠呷一口香茶抽起旱烟,看轰鸣的小轿车和挑夫行走的那些古老青石板。
坑洼不平的石板老街仿佛就是一面镜子,见证了古镇数百年历史,也叠印出了岁月的沧桑与时光的醇厚......
两旁竹、木、泥串架结构的绣楼店铺,神秘幽深的雕花门楼,还有上千年的古醋作坊,那芳香四溢的朱沱米醋铁血剑豪,依旧在“赶场天”求购的人是络绎不绝绿色的祖国。
过去繁华的朱沱,如同一位年迈的老人,日复一日地守望着滚滚长江具智成,让昔日的光辉随江水远去,最终化为泡影,让人无限的失落和惆怅。自攻螺钉
如今穿过长街弄巷,走到长江边,踩过松软的江滩反黑使命,才明白当年苏子与客游于长江之上,为何会发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感叹异魔禁区。

这三个古镇虽然没有江南古镇的灵秀,李元玲没有北方古镇的华丽慕残吧,更没有凤凰、丽江古镇的名气,但它们却将历史的传承和现代的交融诠释得淋漓尽致。
繁华褪去,却不至于破落、荒芜,用不同的方式延续着它们的故事伊甸樱桃,与高楼阁宇、钢筋混领土中交映生辉,历史的底蕴和现代人的生活在这里和谐统一、安然恬谧。

编辑:七七
图文:江陵
本文为“Hi永川”原创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并注明来源
否则违者必究
扫描关注:Hi永川
微信公众号:Hiyongc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