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腾讯子公司不一样的旧金山-CityVoyager

浏览量:134

不一样的旧金山-CityVoyager
先给各位道个歉,公众号已经有两个月没更新了。11月从美帝回来,太平洋跳岛游记写了一半,第二天发现网页居然没有自动保存自己辛苦码下来的文字。好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下班,健身,回家,叫外卖......冬日的日常生活还是那么简单。App上,自己的晚餐预计在19点54分送达。19点37分暴风一号,楼下大门的门铃响了,居然早到了!自己拿起听筒、习惯性的按下开门键,几秒钟后再默默挂上,这些似乎已成为自己跟外卖师傅的默契。坐在客厅里,听着门外走廊电梯的动静。电梯开门声后紧接着是外卖师傅跺脚亮灯的声音,自己赶快站起来打开门盘灵古域。“您的外卖!”、 “谢谢!”又是默契般的对话,杨肸子只是师傅的一声“不客气!”,让自己抬头看了看他,略显厚重的冬衣、黑色的大口罩仍然遮挡不住脸上那些岁月的痕迹,还有那凸显出寒冷天气的呼呼白气。接下外卖的那一瞬间,自己突然间想到了些什么。虽然话题的热度似乎已经逐渐散去,但是自己还是想通过这篇旧金山游记,聊聊中美之间的文化差异。
提起旧金山,金门大桥、九曲花街、渔人码头这些景点大家肯定不会陌生,更别提那个全美最大的唐人街。其实光是“旧金山”这个中文名字,就饱含华人的奋斗历史。的确,大家眼中美丽的旧金山,就是这幅模样!




这些,就是自己微单镜头下的旧金山,也是绝大多数游客眼中的旧金山,一座美丽又有特色的城市默默猴。
然而安天防线,当自己第三次踏足旧金山时,却发现了它的另一面,不为游客所知的一面。
天刚刚亮,自己就搭乘BART从旧金山机场附近的Millbrae出发,准备去金门大桥看看。步出联合广场车站,当自己准备好又一次迎接旧金山的魅力气息时岑溪人家论坛,空气中却飘来了大麻的味道。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market大道上熙攘的游客、从身边飞过的骑车上班族、手握星巴克的西装男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聚集在地铁出站口附近的一堆流浪汉。从地铁站到公交车站短短的一百米路,遍地的垃圾、摔碎的酒瓶、被踩灭的烟头......那个干净美丽的旧金山哪里去了?自己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加快了步伐爆炒毛肚,我可不想与这些酒鬼流浪汉们有什么交集。
用Google Map看了下公车时间,下一班去金门大桥的巴士还有一刻钟才到。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自己只得傻傻的站在公交车站前拉美西斯一世,假装用若无其事的眼神来打发这一刻钟。
离自己五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180+的流浪汉,除了凌乱的头发和那身脏乱的衣服,他手里紧握住的那桶果汁倒显得有些特别猎香神诀。他就握着那瓶果汁站在那里,发散的眼神看不到任何常人所具有的精气神儿。
一阵中气不足、略带嘶哑的尖叫怒吼从前方传过来,自己这才发现,一辆警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马路对面。两个白人警察拦下来了一个中老年白人醉汉,简单的搜身后很快锁定了证据,警察掏出了手铐,醉汉只得用一顿F word表示自己的抗议,但也阻挡不了他被铐上押解回警局的命运。更远处的几个黑人流浪汉,根本不理会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其中一个残疾流浪汉坐在助行轮椅上,假装向另一个流浪汉冲去,大声”调戏“着对方。
天,公车终于来了!自己立马跳上去,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根河吧。大巴驶离的那一刻,自己眼角的余光发现,一个白人正拿着高压水枪头冲洗着店铺前的路面,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疲惫。
也许用不上两个小时,旧金山繁华的主街又会恢复到它美丽的一面,迎接着全球各地游客的到来,但没人知道这里的夜晚和清晨上演着什么。
来美帝的次数多了,发现自己对这个整天牵动全球神经的国度的认识也越来越理性了。第一次见到大纽约的那种兴奋逐渐退去,反倒是旧金山清晨奇遇记,或者坐休斯顿机场大巴路过黑人区的那些经历让自己记忆犹新。同中国一样,美帝的社会矛盾有过之无不及,光是种族问题就是一个火药桶。但也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社会的人性关怀,对弱势或底层人士的容忍,似乎已经突破了一些我们所谓的底限,才让流浪汉们这般“快活”的生活在城市里,甚至还有酒精、大麻等作伴情定大酒店 。
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身边的外卖师傅、快递小哥,背井离乡,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来到大城市,蜗居在合租甚至群租房里。然而,发生的一切大家都看到了。在一夜之间,他们被打上“低&端人口”的烙印,都来不及好好整理下自己的行囊,就被赶离了这个他们曾经寄予希望、改善自己生活、改变自己命运的“梦想”之地。哪怕谈不上所谓的梦想,但是至少人家希望通过自己的拼搏能稍微改变下命运。再看看美帝,铁锈带的底层人民天天吵着要job、政客们想方设法的向大众证明自己能创造job。当别人在造梦的时候,我们却在扼杀梦想,连一丝机会都不留。一个社会,腾讯子公司真的能连梦想的机会都不留吗?
曾经,我也会对外卖快递小哥无视红绿灯的行为怒不可竭。但与美帝这些醉鬼流浪汉比起来,我想我还是更愿意接受这种短时间内对规则的无视。所以再遇上他们闯红灯,只得耸耸肩或皱皱眉头;再遇上他们为了避免被外卖公司罚款而提前点击送达,也不必为了那几分钟的耽搁而质问或投诉。至少,他们还在为了生存而奋斗!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多一分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