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胎儿缺氧不会跳舞却创办台湾第一职业舞团,稻谷、沙子、书法搬上舞台,他让世界在舞蹈中读懂中国-了不起的匠人

浏览量:110

不会跳舞却创办台湾第一职业舞团疯狂酷公主,稻谷、沙子、书法搬上舞台,他让世界在舞蹈中读懂中国-了不起的匠人女大当婚


《中时晚报》说
云门是“当代台湾最重要的文化财富之一
伦敦《泰晤士报》说
云门是“亚洲第一当代舞团”
《法兰克福汇报》认为
云门是“世界一流现代舞团”
也是奥林匹克艺术节
邀请的四个国际舞团之一
······

云门所有的荣誉背后
隐藏着三个字
林怀民
然而他本人不擅跳舞
如同迪奥不会裁衣服他是一个舞蹈领域的业余人
半路出家刘也行微博,纯属热爱
他们跟一群专业的人在一起工作却因为自己完整的哲学观念
成为这些专业人的领导者
并最终开宗立派


中国人编舞
跳给中国人看
林怀民
享誉国际的台湾编舞家
1947年出生于台湾嘉义
14岁开始发表小说
22岁出版《蝉》
1973年
林怀民创办“云门舞集”

根据古籍
《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
相传存在于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
是周六乐舞之一
多用于祭祀天神
目前舞容舞步均已失传
只留下这个美丽的舞名

1973年春天
林怀民以《云门》作为现代舞团的名称
成立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
华语社会的第一个现代舞团就此诞生
林怀民本着
“中国人编舞混沌逆天诀,跳给中国人看”的初衷
一路摸索
从古典文学 、民间故事、台湾历史
及社会现象中寻找素材
让世界看到东方肢体语言
无限暴发力及可能性

云门舞《白蛇传》

云门舞《红楼梦》

云门舞《寒食》
1978年
云门舞集代表作《薪传》
在嘉义举行首演
舞者以强烈的肢体伸展及无声吶喊
舞出先民们渡过黑水沟的共同记忆
深深打动台湾观众

云门舞《薪传》
林怀民说
《薪传》的精神
其实也普遍存在台湾民众的血液里
表演一开始
舞者自观众席各角落登上舞台
为祖先献上一柱香
然后才褪去身上的现代服饰
展露传统装束
带领观众穿梭时光隧道
回到过去

陈扬与李泰祥的音乐
台湾民谣与陈达《思想起》歌声
串起浓浓的土地情怀
人们在其间插秧种作
《渡胎儿缺氧花香番外篇海》一幕
跨越舞台的白练化作翻腾怒海
小船及渡海人在其间载浮载沉
一幕幕唐山过台湾的故事
与先人胼手胝足的奋斗精神
让观者无不落泪
台湾百年来的处境
靠的正是同舟共济
祸福与共的坚持
才能一关又一关的安然渡过


《薪传》历久弥新
早已成为跨世代的共同记忆
它朴实厚重又浩气盖天
强烈的仪式性
隐含林怀民营造岛内族群
命运共同体的意念
它的成功
也呼应云门舞集创团
以舞蹈投入社会
历史及文化的深刻使命
此后云门舞集受到很大欢迎
他们初期在台北中山堂演出时
三千多张票全卖光
还出现了黄牛
这给了林怀民很大的鼓舞和压力
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可是依然生存维艰
有些舞者甚至是饿着肚子在跳舞
林怀民自己也疲惫不堪
迫于压力
决定关闭云门
他用了两年时间为这个收稍作安排
到最后解散时
手上还收到8国演出邀请
可他知道
演出完演员们还是会挨饿
不能再勉力支撑下去
必须停下来看一看铁狮东尼,想一想

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1988到1990年的三年里
林怀民背起背包云游四方
去了所有他想去的地方
在云游途中
他有一次去看芭蕾舞演出
听到观众席上一个女孩说
“人家跳得很不错
可我们做不到
我们东方人腿短重心低”
说这话的人
就像《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
话不好听却道出真相

芭蕾舞要往上“蹦”
对抗地心引力
力量直接向外
讲究肌肉、骨骼的关系
讲究科学和理性
不要往上蹦
要往下蹲

中国的拳术、太极、气功
马步都是第一件事
向下扎根最重要
下半身根基稳定
上半身就放松
一切便圆融流动起来
这样的领悟带来了全新的云门
1990年
云游归来的林怀民复团云门
传统肢体训练成为
云门舞者身心的主要养分
扎马步、静坐成为日常
太极导引、内家拳也是必做功课

很明显
这次的“休息”无疑是成功的
1999年《欧洲舞蹈》杂志将他
评为“二十世纪编舞名家”
2000年《国际芭蕾》杂志将他
列为“年度人物”
2009年欧洲舞动国际舞蹈大赛
颁赠其“终身成就奖”
林怀民在文化传统中找到根
不管表现形式
还是创作灵感
比如《水月》

创作灵感来自一句偈语
“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

他用太极作为舞蹈表现手法
清泠、冥想
舞者身体如花绽放
镜光水影姜鸭面,虚实相生,姜次郎物我交融
云门的舞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
庄严的、自省而又丰富的美
从发丝到脚趾
舞蹈演员用每一寸身体诉说着故事
那诉说本身同样也是克制的、优美的

云门舞 《水月》
2001年创作《行草》时
王羲之的行书
张旭的行草
怀素的狂草
都是林怀民灵感的来源

林怀民不会为了某个主题或目的去采风
他的创作灵感源于日常的积累
旅行、阅读、听来的事情
甚至一段音乐红曲酒,慢慢酝酿
自然而然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顺其自然地发生
林怀民想象用书法跳舞的可能

如何聚力
如何收放
如何表达笔画
于是《行草》出炉
宣纸般洁白素净的舞台上
一身素黑的舞者宛如蘸满墨汁的毛笔
用四肢与躯干来柔软书写书法
激烈处萧雅轩,气发丹田
发出断喝、呐喊
舞台的巨大白色幕布上
变幻着林怀民最喜欢的几位书法家的字迹

云门舞《行草》
在那么多部优秀的作品中
要问林怀民最满意的一部是什么
他会说
如果我只能留下一部作品
我希望是《流浪者之歌》

林怀民经典之作《流浪者之歌》
1994年
林怀民“流浪”到印度菩提伽耶
坐在庙外尼连禅河畔
在充满祥和平静的氛围里
林怀民想起悉达多太子的苦修悟道
思索佛陀渡河的决心
激发灵感欧定兴,回到台湾
开始酝酿创作《流浪者之歌》

《流浪者之歌》舞台设计的氛围
亦透露出“舞中禅机”
就舞台布景而言
展示了平和宁静的自然感受
舞台是一条同心圆的金黄圣河
是一幅日本庭园“枯山水”的意象

“枯山水”是日本僧侣用以冥想的庭园景观
使人内心安定宁静
这种“野景趣味”
表现了“禅道的至真”
《流浪者之歌》
是林怀民舞蹈事业的分水岭
在此之前
他对演员的要求是注重技术

而从《流浪者之歌》开始
林怀民要求演员们不再卖弄技术
舞者在台上呈现给观众的是他们的自在
他要求舞者将几小时打坐作为每天的必修课
到后来拳术、太极、书法
这些写意的东西都会融入舞蹈形体中


让观众走进
感受云门美学
林怀民说
我听到的最好的舞评就是
“林老师,我从头到尾都看不懂
可是我从头到尾都感动得不得了”
舞蹈不是一个认知的事情
是一种感受的行为
2008年
云门位于台北的大排练场
突遭一场大火

把租用16年的铁皮屋排练场烧掉了
林怀民虽然没有号召募捐
但依然有5000多笔民间捐款
帮助云门盖出自己的家
这其中大的有企业捐二三百万元
也有小学生寄来的一百块钱
林怀民说
“这是很大的助力和压力
我们现在有五千名股东
我不能负这些人”

新的排练场位于中法战争时期
建造的炮台
和有着九十年历史的
淡水高尔夫球场两处古迹之间
完工以后林怀民花了很多心思来种树
因为他觉得如果没有树的映衬和陪伴
那建筑会霸道又孤单
这是云门有史以来
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

“我希望几十年后暴走少年,我不在了
我的名字记不记住不重要
但还有一个舞台
老百姓还有东西可以看
年轻人可以来玩”
为了用好每一分钱
林怀民事必躬亲
包括跟建筑师谈厕所要建多少个
马桶是什么样子
怎么节电、省水等


他移来妈妈种植的一棵
能开2000多朵梅花的梅树
扦插一枝菩提树枝
作为共同生长的见证
他会挑剔每棵树的位置
让它们呈现出本来具备的最美的样子
并且和周围协调
他也交待工人不要简单的拔草出去
让它长,看会长出什么样子
这里面就像一个公园一样
来开放给社会的大众
让观众从走近剧场
就感受到云门的美学

对台湾社会而言
林怀民不只是蜚声国际的舞蹈家
更是台湾文化领袖
许多人的精神导师和教父
在园内走动时
人们都带着敬意
亲切地跟他问好
告诉他有多喜欢这里
林怀民说
人生的事情是很难说的
你唯一拥有的真的只有当下
你怎么知道明天要失火
变成这么大一个苦难
苦难完了以后
大家又都很开心
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