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张翔玲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肝功能不好的症状下马骑士的白昼镇游记倒数第一日-旋木园

浏览量:134

下马骑士的白昼镇游记倒数第一日-旋木园
退了房间,我从旅馆出来,走过了两三条街,匆匆打电话订好一张回家的票。是豪华游艇,一条最方便的线路。倒不是用惯了上等品,也并非萌生了“趁独自旅行肆意挥霍一通”的想法,便捷性永远是首要因素。
我只知道,我需要回家,不择一切手段地回家。
想起前段时间追的剧,大结局的最后十几分钟简直不知所云,硬是转变为慵懒的青春偶像剧风格。愣是分辨不清镜头里那些相互纠结、形象光鲜的主角与配角们,似乎这灾难般的最后十几分钟是他们剧中的第一次露面孙文雪。只好快进着看完。一部如此出色的剧活埋前女友,竟以一种我最厌恶的荒谬方式结尾,真令人痛心疾首。
转念一想,拥有无可救药的结尾,这部还能称之为出色吗?
我猛然想起我把玩偶落在房间里了,继而想起我把所有行李都落在房间里了肝功能不好的症状,加之发觉我彻底忘记旅馆的位置了——只知道是在两三条街之外。游艇不是立即出发,但似乎容不得我慢慢悠悠地遍历方圆两三条街的区域。这着实令人恐惧。
我匆忙跑回旅馆的前台认领失物,然而这里只负责保管最贵重的东西夏嘉顺。我拿到了我遗落的电脑和钱包,至于其他东西,得去一个别的地方拿。
我跟着一位女工作人员上了楼,进入一个似乎属于另一家旅馆的房间。是标准的客房,暂作储物室之用世界十大名犬。地毯上摆放着挺多东西。不至于堆积如山,但数量远超过一个人的行李量。看来粗心的房客不止我一个要走的阿老表。
我逐一浏览,并努力回想着自己究竟带了什么出来。有的东西我能毫不犹豫地认领,比如其中一件玩偶。而有的东西,或是说,剩下的东西,却令我苦思冥想。
三只机械小鸡。我清楚地记得自己拥有三只机械小鸡,但眼前这三只是我从家里带出来又遗落在这里的么?还是说这是别的什么房客落在这里的,属于我的根本没有带出来?抑或是我带了两只出来,有位房客恰巧又带了一只。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吴运铎简介,我只带了一只,另外两只属于别人。那么,眼前的三只,我应该拿走几只七小福再出击?如果我要拿走一只或是两只,怎么才能确保我从三只一模一样的机械小鸡中拿走的恰巧都是自己的?
旁边还有一只芝麻兔股票培训班。我似乎记得我有那么一只芝麻兔玩偶,至于是放在家里了还是拿出来了,不得而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拥有那么多玩偶,也不明白为什么独自旅行的我会带上那么多玩偶,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拥有类似的玩偶,神经兮兮地带出来又粗心地落在旅馆里。
真是痛苦不堪。
我记不清游艇的出发时间金色的海螺,但我意识到时间上已经不容拖欠了。我得迅速从眼前无人认领的众多物件中挑出自己的,然后赶到港口——尽管订票时并没有人告知我该去哪个港口。
“你对‘订票’以外的细节都毫不关心。黄艺明”一个声音响起。
没错戴帆,万分准确,我仅仅是完成了订票这个步骤里海虎。至于出发时间、登船地点,以及煞有介事的退票事项、禁止携带大型野兽上船的须知,等等等等,我都一无所知。
总之,在开船前的五分钟我匆匆跑下楼,花了几分钟向旅馆前台的人员道谢,然后轻轻推开玻璃门,穿过白昼镇无人的街道黄埔圣华,来到了登船地点。我见到了其他的乘客,五六人中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
原以为我会是这艘游艇唯一的乘客,这令我稍稍有些失望。
2017.7.6
2017.8.11